• <em id="kcdcr"><label id="kcdcr"></label></em>

    <em id="kcdcr"></em>
    <em id="kcdcr"></em>

      <em id="kcdcr"></em>

      您的位置: 首頁公司動態

      礦山生態修復中幾個關鍵環節的治理思路

      2022-05-31 10:57:55| 發布者: admin| 查看: 85

      礦業高質量發展建設中生態環境保護修復之

      礦山生態修復中幾個關鍵環節的治理思路

          近年來在礦山生態環境調研、生態修復工程建設以及綠色礦山建設核查工作中發現,部分礦山地質環境治理與生態修復被動盲從,缺乏自然修復理念,工程措施缺乏科學性、系統性,導致治理效果差、重復修復,甚至出現“一年綠、兩年黃、三年死光光”的現象。礦山生態修復是一項復雜的系統性工程,對可持續發展很有意義,具體工作中幾個關鍵環節的治理思路應充分考慮。

      1.立地調查,生態優先

          某地水土資源稀缺,生態環境脆弱,土地復墾方案要求覆土不少于300mm進行種草種樹,土尚未覆完,原覆土區域就已經沙化并成為當地風沙源,物種成活率低,難以形成良好的生態系統,造成了投入成本高,治理效果差的境況。

          礦山生態修復前期本底調查工作不可或缺,可分為外部調查和內部調查。外部調查包括氣候狀況、周邊生物、地質環境、固廢排放、水土資源等,內部調查包括二合一方案、政策導向、恢復基金與資金投入等。

          礦山生態修復根據調查信息數據明確總體任務和目標,準確找出問題和難點工作重點,尤其是生態脆弱區、保護區以及高陡光面巖石邊坡、非穩定棄渣場等,需要定可行措施和實施計劃。對與礦山實際不符或實施后可能與生態環境不協調的方案要優化、修編,確保后續治理順利進行。

      2.生態修復,水土優先

          在干旱、半干旱地區的礦山生態修復,考慮降雨量少往往忽略了水土資源的節約集約高效利用。如內蒙古某區域露天礦山扎堆,涉及水泥灰巖、有色、煤礦等行業,生態環境治理中基本沒有考慮截排水和天然降雨水收集設施,在生產廢水處理量遠遠不足的情況下深井取水或外引水用于環境除塵和灌溉,雨季后很多坡面侵蝕嚴重,導致大量水土資源流失,甚至出現局部滑坡、坍塌現象。

          做好礦山排土場、采區截排水和降雨水收集系統以及保水定植法等措施,能有效解決裂隙滲水引發的地質移位和地表徑流造成水土流失問題,降低安全隱患,實現水資源的高效利用。

      3.工程方案,科技優先

          某露天煤礦排矸場治理在前期采用專家論證、走出去考查生態系統修復成功經驗等方式,但在確定修復治理方案時領導顧慮生態修復周期長、見效慢、成本高,遂直接異地取土覆蓋1200mm種植胸徑≧100mm、冠徑≧2000mm的油松,株行距2000mm×2000mm,成活率不足30%,再次補種成活率仍然未能提高,兩年后以失敗告終,其成本較生態修復高出兩倍多。

          礦山生態修復是一項系統工程,不是一拍腦袋想當然的事。應根據礦山廢棄地的屬性、地質環境類型、生態修復的目標針對性的編制實施方案,包括引用的工程措施、工藝方法、技術路線、消災減災、微環境特殊工法或復合工法等,圍繞生態重建、地貌重塑、土壤重構、景觀重現等功能上做足文章,有條件的需要組織專家評審,重視科技支撐,確保工程實效。

      4.物種配置,自然優先

          為了建設綠色礦山,某礦山企業投入巨資在排土場種植高大喬木,邊坡鋪草皮,引水上山澆水養護,灌溉設施應有盡有。然而由于土壤環境不適合喬木生條,尚未度過一個生長季就已經枯萎,沒有達到預期效果。

          礦山生態修復應參照周邊地被環境,遵循“宜草則草、宜灌則灌、草地配草、山地配草灌”的理念,對水土資源匱乏、氣候條件惡劣的困難立地,可通過修坡保土并利用塊石干鋪護坡固坡等措施,利于物種入駐繁衍,逐步修復。在植物品種選擇上要以“多抗能耐”為主。如劉藝軍研究員經過多年研究與實際,走遍無數地區,優選培養出輕養護甚至免養護的植物品種,多個礦山試驗表現突出,將成為困難立地條件下礦山生態修復的“香餑餑”。

      5.環境治理,資源優先

          井工礦或露天礦、無主礦山或生產礦山留下的礦山廢棄地,應大力引入生態修復技術、工藝新模式的研究與開發,實現礦業后時代產業集群發展,恢復地區造血功能。根據區域特點、鄉村振興戰略并結合礦山實際,在確保生態修復功能的基礎上從長遠考慮合理植入產業,以跨界思維規劃旅游、地產、生態種植、萃取、生態養殖、能源、生物儲存、植物工廠、游(研)學基地、殯葬等,緊緊圍繞生態產業發展、實現碳排放。

          露天礦排土場排放擠占大量土地,尾礦(渣)未能得到有效開發利用,經測試發現重金屬和含硫超標。礦山粗顆粒尾礦可用于鄉村振興建筑材料,細碎物料篩分后可結合立地環境研究配置土壤基質并進行必要的改良應用于生態修復,既能減少尾礦排放誘發的環境問題(包括尾礦存量占地、揚塵、有害氣體等),減少壓占土地,又能解決部分土壤基質,實現在生態產業發展過程中立足于礦山固體廢棄物資源綜合利用與生態環境保護協同發展。

      6.數字管理,智能優先

          數字化、信息化、智能化是新時代綠色礦山建設不可或缺的科技創新前沿技術。生態修復智能化管理系統是礦山開采后時代的“前因后果”,講述礦山“昨天、今天、明天”的綠色筑夢故事。其中動態部分包括礦山邊坡位移、土壤、地被、水土保持、氣象的監測與預警,以及未來二氧化碳排放、吸收數據采集等。

          生態修復管理智能化作為礦山智能化管理的子系統,可實現“一張藍圖繪到底”,實現生態監測、自動養護、節約資源的管護模式。